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曝光

发财路径多条 归路只有一条的总工程师

发布日期:2020年04月30日

“对不起国家数十年的培养教育,对不起原本幸福的家庭,对不起单位,对不起曾经关心、帮助过我的人……”近日,在乐清市南塘镇举行的一场党员干部警示教育大会上,警示教育片中郑章贵在庭审时数度哽咽,认罪悔罪的镜头令人印象深刻。

郑章贵,乐清市市政公用工程建设中心原总工程师、党组成员。1965年出生的郑章贵,成长在一个农民家庭,学生时代的他发奋学习,1986年他考上了温州大学建筑专业,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在他身上,寄托了家人的希望,也是村里的骄傲。1989年工作后,他分到县城乡建委工作,一直在城建口耕耘30年,属于专业型技术干部。郑章贵本可以用他的专业知识为乐清的城市建设贡献才智,但随着职务升迁,他开始不安份守己,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最终走上了一条邪路。

在分管领域经商办企业、参股分红,获取巨额回报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是党员干部应该明白的道理,但郑章贵利用手中的审批管理权,当起了精明的“生意人”,在分管领域和他人共同经商办企业,入股分红,获得了巨额回报。

1999年,倪某某想要创办一个加气站,找到了时任乐清市建设局下属燃气管理站副站长的郑章贵,并一起商讨如何办理审批手续。

“感觉到国家政策鼓励加气站这种新能源,前景还可以。”精明的郑章贵嗅到了商机要求搭股,倪某某也乐于邀其加入,并口头答应给予18%的股份。郑章贵既当审批经办人,又当合伙人,为该加气站的审批、申报等方面积极奔走。

2000年至2005年,郑章贵在倪某某的加气公司陆续投入资金40余万元。2005年以后,郑章贵累计获得分红257万余元。

无独有偶,郑章贵还为同学金某某燃气充装站审批项目提供帮助,并和金某某一起成立能源公司经营燃气充装站,其中郑章贵股份占11%,共计获得分红113万余元。

借钱给管理服务对象,收取巨额利息

郑章贵的发财路径不仅是经商搭股,还向管理对象提供借款,收取高额利息,做一本万利的生意。

杨某某是郑章贵的管理服务对象,是乐清三个燃气公司的经营者。时任乐清市市政园林局下属燃气管理站站长的郑章贵,手中拥有对辖区内燃气公司的许可证年检、安全制度落实、案例生产检查等管理权限。

2006年下半年,郑章贵得知杨某某正在打造两艘运输液化石油气的槽船,资金需用到上亿。考虑到杨某某的经济实力强,为人稳妥,风险可控,又是自己的管理对象,于是提出向杨某某出借一些“闲钱”,而杨某某自然是痛快答应。2006年10月,郑章贵出借给杨某某280万元,并约定利息年利率20%。2009年,因槽船行业形势不好,约定年利率12%。至2011年,郑章贵共收回本金和利息共计587万余元。

“我自己亏本了,也不会少算他的钱,事实也是这样,后来打造槽船我亏本了,对于郑章贵的钱,连本带息都是全数还给他了。”杨某某说。

与管理对象走得很近,收受巨额贿赂

“与管理对象走得太近,无法保持清醒的头脑。当自己放松警惕的时候,贪念之心、侥幸心理和随意性就会容易爆发,久而久之就会忘乎所以。”郑章贵在忏悔中说。

领导干部手中握有一定权力,一旦丧失警惕,容易陷入围猎者的圈套。2015年下半年,乐清市城西大道一期和三环路延伸工程项目将要公开招投标,郑章贵是业主单位负责人。工程承包人张某贵得此信息后,要求予以关照,并经常找郑章贵吃饭、喝茶、洗脚等联络感情,在“兄弟情”的攻势下,郑章贵感觉张某贵“很讲义气,让人很放心”,答应予以关照。

“在此后的接触过程中,我就把有关的招投标信息透露给他,指点他们去怎样的公司拿标书。”郑章贵说。

张某贵等人得到内幕信息后,积极寻找符合相应资质的公司进行挂靠。郑章贵根据张某贵挂靠的公司资质情况,对参加投标的公司资质进行条件设置,同时限制联合体参加工程投标,以排挤竞争对手。

通过一番里应外合的操作,张某贵所挂靠的***建设公司以7411万余元顺利中标。为感谢帮助,2016年下半年,张某贵两次登门共送上110万现金,郑章贵予以收受。

经查,2005年至2019年间,郑章贵利用职务便利,收受或索要他人现金、香烟、酒等财物,价值共计221.1031万元以上。

2019年5月,郑章贵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2019年7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2020年4月3日,因犯受贿罪、串通投标罪,数罪并罚被乐清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元;追缴违法所得221.1031万元,上缴国库。

郑章贵发财路径多条,但最终的结局只能是锒铛入狱这一条,这恐怕是他从未想到的。

(乐清市纪委市监委)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