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曝光

【拍蝇记】他在麻将桌上失掉了“党性”,输掉了人生

发布日期:2022年05月23日
分享按钮

“都是爱打麻将害了我,我真的很后悔。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样不对,我是中了麻将的‘毒’,‘毒’瘾太深......”苍南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主任陈祖埕声泪俱下地忏悔着。

陈祖埕参加工作30余年,同事对他的印象是干事踏实,待人和善,因此对他因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大感震惊。但回溯他的违纪违法历程,祸根早已埋下。

沉迷恶习

不良嗜好“啃”蚀党性

1989年大学毕业后,陈祖埕被分配到苍南县赤溪镇工作。从踏实服务基层的乡镇干部到担任苍南县城新区工程指挥部党组副书记负责新区拆迁安置工作,陈祖埕一直是一位同事点赞、领导称赞的干部。

然而,陈祖埕在业余时间却有一个不为同事所知的不良嗜好——“打麻将”。平日里,他喜欢约上亲朋好友打打麻将。在陈祖埕看来“打麻将”不过是一种消遣娱乐,无可厚非。殊不知“堤溃蚁孔,气泄针芒”,小节不守,终酿大祸。

在他调到县城新区工程指挥部后,灵溪镇渎浦片区正在拆迁。时任渎浦斗南村村委会主任的黄可诤在协助开展拆迁工作时,盯住了“拆迁安置”这块肥肉。在得知陈祖埕爱好打麻将后,黄可诤就投其所好,想方设法通过麻友和陈祖埕“深交”。

交友不慎

恍惚之间“坠”入深渊

在和黄可诤交往之初,陈祖埕就从他人口中了解到黄可诤横行乡里,唯利是图。刚开始陈祖埕对他还是有所戒备,但因为黄可诤总是隔三岔五组建牌局,陈祖埕抵不住“牌瘾”三番五次赴约。久而久之,麻将桌上“摸”出的情谊让两个人越走越近。

然而陈祖埕不知道的是,“麻友”黄可诤组局的那张自动麻将桌上有特殊设备,黄可诤想让谁赢谁就能拿到好牌。为了让陈祖埕上钩,黄可诤操纵着牌桌上的“伎俩”,让他在牌桌上输钱。

“刚开始输一点就想着回本,越想回本就越输越多。”陈祖埕向办案人员表示,自己赌博输钱的事不想让家人知道,但每次打麻将需要的巨额赌资让他无法负荷。

甘于围猎

信念崩塌“毁”掉初心

看着陈祖埕欠下不少赌债、急需资金周转,黄可诤觉得时机到了,提出请陈祖埕利用工作之便操纵拆迁房安置,并许诺给予好处费。“有些拆迁房你可以先放一放,不要给予安置,等我去买过来后,再进行安置。”黄可诤出了歪主意。

2016年,黄可诤委托他人购得灵溪镇渎浦街某拆迁房,按照政策规定该房屋应该被安置到在建的期房,但在陈祖埕的帮助下,却被提前安置到地段好、房价高的现房。为了感谢陈祖埕的关照,黄可诤于事后宴请陈祖埕并为其送上10万元现金和一包价值5万元的虫草礼品。在宴会后,黄可诤随即组织牌局,邀请陈祖埕打麻将,当晚陈祖埕就将这10万元现金输得精光。

陈祖埕因喜爱打麻将而被“围猎”,因为输钱而受贿,又因嗜赌再一次将贿赂金输在了麻将桌上。周而复始,他在违纪违法道路上越走越远。

经查,2014年至2018年,陈祖埕担任苍南县城市建设中心(苍南县城新区工程指挥部)副书记、副主任期间,利用分管拆迁安置工作的职务便利,接受他人请求,将拆迁房屋安置到地段好、市场价格高的安置小区,并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56万元。2021年3月,陈祖埕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21年6月,苍南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陈祖埕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30万元,没收涉案财物共计156万元。同年6月,黄可诤犯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苍南县纪委县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