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曝光

【拍蝇记】拆来财富,拆毁人生

发布日期:2022年08月05日
分享按钮

“我在思想上开了‘小差’,让贪欲占了上风,把公权力变成谋取私利的工具,肆意妄为,最终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站在被告席上,洞头区灵昆街道叶先村原村“两委”委员、报账员倪庆浩忏悔道。

悔不当初的倪庆浩在叶先村辛苦工作十余载,却因一念之差,铸成大错,懊悔终生。

“小官大权”起贪念

1999年底,倪庆浩被选为叶先村“两委”委员,并担任报账员。刚参加工作,倪庆浩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为村子谋发展、为村民谋幸福。村里主职干部换了一茬又一茬,倪庆浩这个报账员一直坚守在岗位。长年的工作经验让他对村里情况了如指掌,成为村务“活字典”。

2013年,洞头区灵昆街道进入大开发大建设时代,轻轨S1线、G228国道、雁鸣路、瓯锦大道等一批重点工程涉及叶先村征地拆迁。在确定核算征地拆迁补偿事项时,倪庆浩这个“村长老”的意见非常有分量。被征地农户的补偿款都要经过倪庆浩造册发放,补多补少在倪庆浩一笔之下。每天看着被征地拆迁农户前来领取补偿款,而且动辄几十万、上百万,倪庆浩眼红了。

分羹征地拆迁款的“坏种”就此悄然埋下。

“瞒天过海”渐迷失

两年后,这颗蠢蠢欲动的“坏种”,因一个契机破土而出。

一天,正在办公的倪庆浩接到时任灵昆街道征地拆迁补偿分管领导黄祥崇打来的电话,指示他在灵昆街道雁鸣路征地项目中给叶先村村民姚宗海虚造补偿。倪庆浩暗自窃喜这是天赐良机,他摊开雁鸣路征地项目的分户图,用铅笔在叶先村村界处圈了一块属于王相村已补偿过的飞地,标上姚宗海夫妻的名字,当然无需经过任何公示程序,这一招“瞒天过海”让姚宗海拿到了63万余元“补偿款”。事后,倪庆浩笑纳了姚宗海给的7万元“感谢费”。

有了第一次蒙混过关的“经验”,倪庆浩的贼胆逐渐壮大,2018年,他跟黄祥崇、姚宗海等人商议后,又在生态园征地补偿项目中虚构了97万余元青苗补偿款用来私分。再尝甜头后,倪庆浩变本加厉,直接伙同姚宗海疯狂虚造征地、青苗补偿、三产指标,合计骗取88万余元补偿款。期间,为掩盖虚造补偿款的事情,倪庆浩与姚宗海俩人向叶先村时任村主任和灵昆街道工作人员行贿,共计11万元。一次又一次,冲昏头脑的倪庆浩彻底沦陷。

“竹篮打水”一场空

“坏种”结出的果实终会破裂。

2021年8月,洞头区纪委监委对倪庆浩采取留置措施。经查,倪庆浩在2015年至2020年期间协助政府处理拆迁征地补偿工作中,利用职务便利,伙同国家工作人员滥用职权造成国家损失63万余元;为他人谋取非法利益,收受贿赂7万元;伙同他人骗取公共财物186万余元;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11万元……一桩桩违纪违法事实触目惊心。

接受审查调查时,倪庆浩才幡然悔悟,他告诉办案人员自己通过犯罪获得的“财富”,都用于购买豪华汽车等个人生活享受,现如今退赃的压力、生活的重担都压在了体弱的妻子肩上,膝下子女的嬉戏场景只能靠回忆,孩子的童年只能在父爱缺位中度过。“金钱买不来最宝贵的亲情和陪伴,对不起他们,我悔不当初。”讲到这里,倪庆浩泣不成声。

2021年10月,倪庆浩因涉嫌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贪污罪、行贿罪而被移送审查起诉。2022年2月,倪庆浩被洞头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并处罚金33万元。黄祥崇、姚宗海另案处理。

后 记

想尽办法为自己拆来财富,但最后却拆散了家庭,更是拆毁了人生,真可谓是“不辞辛劳”十余载,“小官大权”起贪念,“瞒天过海”渐迷失,“竹篮打水”一场空。

洞头区纪委区监委